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书记信箱 市长信箱  
  新闻 时政 社会 评论 视频
  图片 热点 民生 摄影 趣图
  论坛 民声 聚焦 军事 交友
  招商 政策 项目 程序 企业
  旅游 资讯 景点 线路 特产
  文化 动态 诗词 书画 论谈
  国内 历史
  情感 健康
  娱乐 体育
当前位置:主页 > 赤壁文化 > 茶文化 >
 
赤壁茶加入茶马互市的依据
 
  发布时间: 2012-03-20 16:45 来源: 赤壁网 点击: 挑错    打印
 

 
   赤壁茶采摘有着三千多年的历史,赤壁茶种植早在三国时代就已出现,赤壁制茶业盛于唐宋,这主要是国家茶马互市的推动。因此,赤壁茶在唐宋时代已加入了国家的茶马互市贸易。

地理依据

从一个大的地域来看,赤壁位长江中游南岸,古代有两条通道直接与茶马古道连接:其一是长江水道,其上游90公里是岳州,下游112公里是武昌(唐以后鄂州之治所),再西上200公里是荆州及古码头沙市,东下200多公里是九江。唐宋以来,国家均将岳、鄂、荆、赣等州定为茶马互市茶叶集散之重镇。其二是驿道,这条驿道南抵交广二州及云、贵、川、康,北通京津及豫、冀、秦、晋、齐、鲁直抵东北辽蒙。这两条黄金通道与唐宋以来形成的西域、南亚、北亚、南海、支那五大茶马道形成网络。

赤壁自宋以来设有四镇六市,四镇为鲍口(赤壁城区)、官塘驿、赵李桥、汀泗桥。六市:羊楼洞、新店、石头口、黄龙、神山、泉口。这四镇六市主要是茶叶、楠竹、苎麻等物资集散地。这四镇六市依一条驿道和三条水系。赵李桥、鲍口、官塘驿,汀泗桥全在一条驿道上,又居潘水,陆水、泗水的中心部位,其它六市全部在黄盖湖、陆水、西梁湖三条水系上,这给茶叶等物资运输提供便利。

明洪武年间,国家为了加强对茶叶市场、茶叶出口的管理。在赤壁市设了两个巡检司。一为港口巡检司,主要管理羊楼洞、羊楼司茶叶市场和临湘、修水、通城、崇阳诸县涌于蒲圻茶叶产品。另一巡检司设在赤壁石头口,石头口自赤壁之战以来发展成为政治,军事,经济的中心区域,三国东吴屡派大将军于此镇守,并有鲁肃、吕蒙、陆逊等于此练兵屯田,发展经济,先后建成石头口、吴城、陆城、太平城、营里、竟江口、陆口等多处乌堡,形成汉末魏晋以来独有的乌堡经济。

南朝刘宋、肖齐仍属重要政治、经济、军事重要地域。茶叶的生产外销仍以石头口作为重要的对外运输港口,唐代石头口被列为岳州的城陵矶、蒲圻的赤壁矶、武昌的黄鹤矶三大商阜码头,成为湘鄂赣金三角地区(蒲圻)茶叶的出口主要港口。

宋代岳飞与洞庭湖的扬幺为争夺赤壁矶这一重要港口而兵戎相见,最后岳飞夺取了石头口和清江寨这一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和重要商阜码头。而明代之所以设巡检司则主要是管理茶叶市场,增加国家的税源。羊楼洞和新店同属黄盖湖水系,经潘河而出长江,现存的羊楼洞,新店明清古街道是昔日的主要茶市、潘河涨水季节,茶叶可直接在赵李桥或港口装运,两处均距羊楼洞4公里。枯水季节必须在新店起运,故如今新店石古街上留下了三寸宽的独轮车车辙印迹。据《武汉晚报》2002年4月21日《古道觅踪》一文介绍:当年清明节,有三位俄罗斯人寻觅“茶马古道”来到羊楼洞,找到了当年汉口茶的真正种植和生产基地。明末清初,羊楼洞人口达到4万多人,茶厂、商阜、钱庄三百余家,直到清末还有小汉口之称。赵李桥镇北面10多公里远有新店镇,也保存有两三条明清老街,一律青石板路,两边店铺住宅均是木结构,中有石砌天井。街外侧是蟠河,昔日羊楼洞的茶叶在河边泥湾码头上船,顺河运往黄盖湖。再入长江运到汉口。码头上有个清真寺。已存100多年了;一户姓“定”的回族人家守着它。

特别是明清以来的砖茶出口外运,曾使羊楼洞,新店一跃而成国际名镇,据羊楼洞《砖茶运输史话》载:自明代以来,蒲圻的六大镇,便有五大镇是水运中心。其中百舸争流,聚散辐辏,尤莫过于新店。如果没有新溪水,是不会有后来的羊楼洞制茶业的兴起。因为茶砖出产,需要从新店装上大木船,才能外运出江,产品运不出,当然也就不会有羊楼洞这一生产基地。所以蒲圻的六大镇就没有羊楼洞。

但是羊楼洞北距就新店还有三十里遥,茶箱的运出,中间必须经过一段转运。转运的途径,分为盛水期与枯水期两种。在夏秋盛水季节,新店以上的河段,上溯到二十里的张家嘴(赵李桥以北约两里处)一段可以行小船。羊楼洞的茶,可用人推独轮车从羊楼洞的北山出发,进七里冲(一条两山夹道七里路长的峡谷),经张家岭推到张家嘴,即由转运商行,安排御装上船,转运到新店。在冬春枯水季节,张家嘴河段不能行船,于是全程三十里就全靠独轮车陆地输送。运输路线,是从中七里冲进冲,推到枫树岭(砂子岭车站附近)出冲,然后向北顺新溪水道路线一直推到新店。

茶箱不论是水运还是陆运,到达新店后,都由当地贺翠丰、陈太和、余盛、黄正大隆……几家大转运商行联系安排返汉口的大柏木船,分别从小船小车上御载转装,然后扬帆启运出江。当时河里的船,有的是刚从外江满载货物归来,有的是空载待运出口,整天船挨船,从沿河一直摆到夜珠桥,盛水期,还远达镇外两里的窗眼畈。每天,只见路上的车轮流转,河下的船桅林立,坡岸上茶堆如山,跳板上人流如织,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

所谓独轮车,青年人可能不知为何物,它是一种适应半丘陵平原地区的陆上运输工具。这种车,凭一只径长一米的独木轮,承受着车架上三百来斤的重载,由人背着肩带,双手扶着车把,掌握着重心向前推。由于车子只是凭一只单轮着地,不需要选择路面的宽度,所以不论任何窄路、巷道、田埂、木桥都能通过。又由于是单轮,车子走过,地面上留下的痕迹,是一条直线,所以这种车又名“线车”。

这种木轮车,由于轮子容易受到磨损,因而轮周都镶了一圈铁边。但这种铁边轮,又容易把路面碾坏,于是所有行车的路面,都由羊楼洞茶商和商会集资铺上石板。羊楼洞正街,铺成一条全石板的街道;七里冲里的冲道,也都铺成了单线石板路。冲子里,每天数百辆的车子上路,长龙似地蜿蜓前进,一路上车轮滚滚,在石板上咿咿呀呀地响成一片。车到枫树岭,车工们都在这儿卸肩休息,喝茶进餐。这时密集的板馆、酒店、连滚车行、茶庄……又形成了一条专为车队服务的热闹的石板街。

运茶路上,由于车轮长年累月的推碾磨擦,地面上的石板,又都渐渐地被碾成了槽。当槽子碾得一寸见深,行车感到不便时,车轮又改在槽子两旁没有碾过的平面上推。推久了,沿途又出现了第二条、第三条槽子。于是人们又把石板翻过来使用。等到两面都碾成了“川”字形的槽,人们又给它换上新石板。现在羊楼洞留下的那条石板街,看似古老,但中间已不知抽换过多少次了。更令人怅惘的,是现在交通改了道,星移物换,以前的七里冲,无人走了,冲里的石板,已七零八落,散入寻常百姓家,作为砌猪栏之用了!这些石板路的变化,便成为洞茶运输脉搏变动的标志。

那末自古以来的运茶路线,后来怎么又改变了呢?那就是到了民国七年(1918),粤汉铁路(现在的京广线南段)与京汉路通了车,在南距羊楼洞八华里外,设了一个赵李桥火车站,洞茶出口就可以把茶直接推到赵李桥上火车北运,而不再由水运中转了。于是新店的繁荣,张家嘴的繁忙,枫树岭的繁盛,便都一落千丈,归于冷寂了。

不过赵李桥与羊楼洞之间,既然还有一段距离,洞茶的出山运输,自然仍旧需要由独轮车队担任,只是路线改由经张家岭转西南推到赵李桥。车队的阵容,依旧是流水般地络绎于途。那些从业的劳力,都是来自洞、赵、新一带的农村,他们一个个都彪形大汉,结成一个极大的行帮组织,不许外地人参加。这些人,谁个家里只要有了那么一辆车的资本,便能养活一大家子人。这支队伍,便成繁荣的羊楼洞制茶业的一支厂外的副业大军。

但是这种运输,终究是笨重的,缓慢的,费用昂贵的落后结构。在时代形势的要求下,在资方的经济效益的要求下,都有改变它的必要。于是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羊楼洞商会在会长饶润皋的倡导下,集资招工,顺着石人泉港流水出山路线,依山傍水,修建一条沙石大马路,把羊楼洞街口跨港的石桥改为水泥大桥,并购回运货大卡车,代替了人力运输。资金不足,就发行一种“洞赵汽车路流通券”,券面票值为五十铜元、一百铜元等,在洞赵新及邻县的羊楼洞、滩头民间通用,凭券可以在各镇购货纳税,等路修成后有了收益,才全部收回。从此,两辆载重好几吨、“的的巴巴”的大卡车,每天来往奔驰,红尘滚滚,行人让路,一时成为民间新事。这一条短短八里路长的民营洞赵汽车路,便成为蒲圻有公路及公路车的开山祖。

这一段艰难的公路建设,谈到这里,还有一次风波插曲。那就是有了公路和汽车,那么原有的独轮车工人及其车辆,便会失业和报废。人们认为筑路夺去了他们的生命线,便群起反对。反对无效,便在通车以后,集体暴动、拦车、丢石、捣毁车上玻璃,殴打司机,破坏车上茶箱。后经商会会同各厂商与蒲圻建设局(那时还没有公路局)调停,所有车辆一律由资方照价收购(实际是赔偿损失,车并未买下),人员分别安进茶厂或由县收编以后的筑路工,事件才告平息。

后来那些空闲下来的独轮车,在抗日战争发生,茶厂停业后,第九战区后勤兵站,为了加强鄂南山区的军粮运输,曾把它从散落在洞赵新的区域里收集起来,连人编为一支人力运输大队,以补助丘陵地区机动车运输的不足。当时对抗日战争确曾起过一定的作用。但在抗战结束以后,这支原始的运输工具的下文,就没有再听说了。

地方文献依据

大量历史文献论及赤壁茶叶史与茶马交易及茶马古道之证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清史稿•食货志》更为清楚的记述了历史上“蒲圻茶叶贮边易马”的历史地位,并载:“湖北蒲圻、崇阳、通城等七县’’由国家将茶引直接发给种茶园户,凭引销往边疆。并称蒲圻红茶、绿茶多销欧美。《清史稿•食货志》还载蒲圻茶叶经张家口销往鄂尔多斯部落,还载:山西商人在两湖贩茶销新疆南北路,又湖茶经云、贵、川、康销西藏、印度及南亚。明清两朝蒲圻茶业在《湖北通志》、《蒲圻县志》等地方文献中均有类似记述,本文不予重复。但《蒲圻县志》所载有几处需要一提:

其一:茶乡生计即山农,压作方砖白纸封。别有红签书小字,西商监制自芙蓉。这首诗一是说蒲圻是茶乡,茶乡人以茶为生。二是:砖茶。这种砖茶有西商监制,西商即山西商人和外商,清代乾隆,道光年间有俄、德等国商人投资办厂,但经营的老板主要晋商。三是制茶地点“芙蓉山”,羊楼洞的芙蓉山,亦称松峰山。

其二:赤壁人唐宋至清代“生涯强半在西川”,在西川(即四川)经营茶叶买卖的人不在少数,特别是在“花如许”的锦官城(成都)里,很少回家,不知“误了多少春闺少女”难得和丈夫在一起。这是当年赤壁人常年奔波在茶马古道上的真实写照。

其三:“谋生及四川”与“还上洞庭船”。这里谋生及四川与前意同,而“还上洞庭船”即是说赤壁茶商将茶叶水运至洞庭湖,再溯江西上入川,给茶马古道不断补充货源。

其四:蒲圻税收“桑麻全不税,山泽半于田”,山产茶叶和楠竹是主要税课来源,竟与田里的稻麦等作物相等。因何桑麻不税,这有个传说:明嘉靖年间廖道南回乡省亲,无以报乡亲,就用密糖在金殿外写了“蒲圻桑麻不税”几个大字,被蚂蚁爬上去,皇帝见了,口念几字,廖道南忙跪在地下“谢主隆恩”就这样给蒲圻免了桑麻税。

其五:明清两朝蒲圻文人在其诗赋中写采茶制茶,卖茶饮茶者有廖道南、廖汉、魏方复、谢允璜、李标、张开东、周顺倜等20余人,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赤壁茶业兴衰。

据《新溪景物志》记载:羊楼洞茶叶经新店出江情景,称“夏汛来时,则外江舟楫,如贯而入,沿阜舷艄相错,桅樯林立;夏口、岳州货轮亦鼓浪来港,吞吐食货。埠头牙行,茶肆,商贾云集,装卸吆喝,甚嚣尘上,企踵桥头,俨然一幅《清明上河图》映于眼底也。《影廊主人文集》还载:“清末海禁开后,各地通商口岸商业趋向繁荣,汉口商会成立后,蒲临(湖南临湘)二邑相继成立商会,管理茶务出口”。新店《余氏族谱》载“新店有水运之便,有羊楼洞砖茶赖以转运之物,产鄂之蒲、崇、通,湘之平江,赣之修水之土产与外江来货,均以此为聚散地”。这些地方文献均足证赤壁茶叶与茶马古道之关系。

出土文物依据

出土文物证明赤壁茶与茶马古道者有以下几件:

其一、东汉至东吴的青瓷四耳罐,据1990年8月2日《中国文物报》称“此为贮茶器物”。

其二、贴花青瓷茶碗:出土于新店,为东吴至六朝时期士大夫饮茶具,茶水泡入,贴花闪灼飘浮,精美致极。

其三、东汉广寒镜《蒲圻文艺志》载:民国十六年(1937年)赤壁石头口诊所蔡继番在南屏山下掘墓所得,上铸“广寒西蜀,熹平六年(公元177年)铭文。此镜产于四川,而进入赤壁,很可能是茶马古道上贸易之物。

其四、蜀汉直铢五百铜币,此钱铸于三国蜀汉,而出土于赤壁,亦可能为茶马古道上流通的货币。

其五、据《南史•宋书•符瑞志》载:孝武大明七年(公元463年)六月,蒲圻出独足铜路鼓一件,此物每行一里,有铜人自动击鼓,是一种记算里程的工具,它很可能更多为于茶马古道上的商旅所使用。

其六、宋代碧绿茶碗在新店至泉口均有出土,可见宋代饮茶之俗已深入民间。

其七、赤壁出土秦半两,汉五铢,东吴大泉当千,大泉五百,唐开元通宝,宋绍圣通宝,崇宁重宝,熙宁元宝直至明清铜钱数以千计,并出土有晋国布币,蜀汉的直铢,西夏“凤翔元宝”等钱币,这是茶叶等商品流通的依据。

其八、现存羊楼洞观音泉宾馆的光绪十三年《合邦公议》碑恰好记述的是赤壁茶叶外运的繁荣历史,碑文称:盖闻通商惠工国家,所以阜财用而胪规定矩,地方所以安客商,缘我羊楼洞往来货物,车工推运絮乱,幸有前任恩宪谕行客二帮,议立车局,整顿行规,斗天地元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亏,十三字轮转给筹,红黑茶箱,出山脚力,照行会,照客家,箱名取用,参考现有成规,数无异民也。

其九、赤壁太平口,九毫堤曾是长江边装茶码头,附近居民传说其祖辈长年于此搬运,装载茶叶,现存一条当年老河道称湾河。

其十、羊楼洞观音街居民雷新民家现存有一“川”字印记的“权”,并存有“永顺字号”水缸。均系当年洞茶出口之证据。 (注:赤壁茶与茶马古道第七章)

 

   
     
作者: 审稿: 责任编辑:袁红
 热点内容>>
最新文章>>
   
     
 
聚焦赤壁
热点专题
赤壁酷图
赤壁人物
Copyright © 2003 - 2010 赤壁网(www.chibi.com.cn)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鄂B2-20030053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